暢銷書部落

關於部落格
為台灣的創造力加油!!
  • 197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溜出教室 逛逛書店

書店跟教室比起來,總是較為迷人,這是我個人的偏見。從小學到高中,對於學校安排的課程一直十分排斥。只要上課鈴聲一響後,不是築起白日夢,就是和同學交頭接耳。此舉當然名列老師心中的黑名單,結果各科分數大多低空掠過。 放學後,我們一群學生總會躲在廟口的雜貨店裡抽煙,以避人耳目。接著,大家便到彈子房打撞球。當時,玩起這種遊戲是違犯校規的,因此總是眼觀四面,耳聽八方,因為要是被教官瞧見,準會挨上一支大過。高中時代,時間大多花在吃喝玩樂,如此一來,自己乃成為老師眼中的壞學生。然而,我卻有一項嗜好──死K英文,加上家人非常支持,只要開口要錢買書,從不遭到拒絕。買書當然要進書店,於是我與書店結下不解之緣。 高三那年,必須面對大專聯考,但無心準備。某日,在書店裡買到一本名為《軍閥軼聞》的書,除了敘述一些軍閥的妙事外,對於張作霖與吳佩孚都有不錯的評價。之後,內心震撼不已,並覺得內容與課堂上所唸的教科書出入甚大。但我寧願相信這本稗官野史,或許這是為上課不專心聽講所呈現的合理化行為。 此後,為了蒐集更多資料,每逢假日,必定搭車到嘉義的書店買書。幸好當時中山路的明山書店和圓環邊的文化服務社,這兩家店都供應一些跟近代史有關的書,尤其是傳記文學出版社叢書。印象最深刻的是,買到章君穀所撰寫的《吳佩孚傳》(上下兩冊),書中有一段詳細描寫吳氏在日軍進佔北京時,堅持不合作原則,但某日因牙痛而就醫,日本特務趁機置他於死地。顯然,這位秀才將軍不但能文亦武,而且頗有骨氣,絕非教科書所塑造的軍閥形象:不學無術,又賣國求榮。 沈迷於雜書,無暇準備考試,其結果是名落孫山。入伍的前半年,有事沒事仍會到廟口的雜貨店跟人聊天。某日,湊巧遇到一位就讀逢甲學院的長輩,手上還拿著一本狄更斯的《塊肉餘生錄》。這幕場景映入眼簾之後,突然之間對文學作品萌生濃厚的興趣。 迷上了文學作品,不但樂趣無窮,同時也紓解精神的苦悶。我從小舒服慣了,但入伍後,必須出操、站衛兵,真是苦不堪言。幸好當時買了一些書如蒙田、愛默森、尼采的著作,從中得到不少啟示。雖然這些書讀起來似懂非懂,但至少把它們當成勵志書籍,以強化自己,從而對抗周遭的艱苦環境。 當時,在中山北路當兵,目光所及盡是洋人,尤其是時時可以看到駐台美軍與遠渡重洋的美國觀光客。因此中山北路有三家外文書店,供應英文翻版小說給觀光客。目前,金山和圓山兩家書店已經結束營業,但敦煌則改頭換面,賣起英文原版書,繼續服務讀者。 有一天,在「人間副刊」看到夏志清撰文推崇英國小說家赫胥黎的《書信集》,心裡十分心動。於是,利用休假日,到了金山書局問起有沒有這本英文書?結果店員說沒有。後來,發現對於英文書簡直是個門外漢,因為這類書較為冷門,通常要向代理商訂購,而且一等就要花上一年半載。 後來,考進外文系之後,才逐漸摸清楚買洋書的門道。首先,我發現金山書局二樓的書架擺了許多英國企鵝出版公司的平裝書。除了買到不少歐洲文學作品的英譯本外,更蒐集到許多禁書,如希爾的《列寧和俄國革命》以及《馬克思選集》。 此外,我也發現這三家外文書局翻印許多精裝的英文小說,要是店內買不到或絕版,也可在舊書店買到。幾年下來,倒是買了不少翻版小說。 除了精裝書外,台大附近的雙葉、歐亞、書林等三家書局也翻印許多文史哲的英文平裝書,後來唐山也加入供應社會科學書籍的行列。學生當然可以廉價買到西方的名作,倒是省了不少錢。自一九八六年之後,美國政府對台灣施加壓力,執政當局只好祭出著作權法,結果是一九六五年以後的洋書,如果要出台灣版或中譯本,都必須洽談授權事宜。 當時,運氣不錯,找到一份教職,但一開始竟扛起英國文學的重課,為了準備教學,往往要煞費苦心。過了一年後,在工作壓力下,對於英國文學開始厭煩,於是跟它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。此後,除了維持教學品質外,心想要是能夠接觸另一個天地,或許能激盪出生命力。幸好在朋友的引薦下,加入一個讀書會,從一位長輩口中得知日文世界的奧妙。接著,我又重新親炙荒廢已久的日文。 其實,要學好外文,最好要有宗教苦修的精神,除了每天猛K外,更要訂閱書刊雜誌,甚至逛逛書店。此後,日文書店便成為我心中的都市新景點。當我開始能閱讀日文時,訝然發現有些歐陸名著,只有日譯本,但找不到英譯本,例如法國思想家巴塔耶的《被詛咒的部份》、布希亞的《消費社會》和《物的體系》。其實,這三本大作是研究消費與流行必備的參考書籍。湊巧一九八○年代末期,台灣經濟起飛,大家陷入消費與金錢遊戲的狂潮中,看了這些書後,倒能了解背後的文化和心理因素。 閱讀日文書確是為內心世界打開另一扇門,但進入日文書店後,平台上的日文雜誌也頗有吸引力。我比較樂於購買的是,衛星電視、偶像、流行等類型的雜誌。尤其是,流行雜誌也強調人文品味,除了介紹當季的時尚外,有些專題更探討西方的文化背景,如HF、MR、流行通信等雜誌。要是介紹牛仔褲,必定有一篇專文,介紹十九世紀中期「加州淘金熱與牛仔褲的關係」。此外,如果介紹高級訂製服,也會探討拿破崙三世因巴黎大改造而造就消費社會,有錢的貴婦對時尚更趨之若鶩。 目前,台灣的資訊已大舉開放,而英日文的書店日漸增多。有時候,逛逛書店,隨時可以買到現貨書。究其原因,一來店內負責挑書的部門越來越專業;二來為了加強效率,甚至以空運進貨。同時,國內外的網路書店也強化書籍的流通系統。因此跟過去相比,買書真是十分容易。 不過,我仍然喜歡搭車或搭機前往某個城市,逛逛書店,享受親自購書的樂趣。其實,就某種意義而言,這好像宗教的朝聖行為。回顧中世紀,必須騎馬;至於到耶路撒冷朝拜耶穌,更必須跋山涉水。但我出國或留學,所選擇的地方一定是大城市,因為只有大城才會有頗具規模的書店,否則整趟旅行必定索然無味。這或許跟我的成長歷程是息息相關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