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為台灣的創造力加油!!
  • 197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追憶似水年華

顯然,普魯斯特透過敍述者馬色爾與女友菊貝的戀情引出第2帝國的形形色色。菊貝的父親斯萬就是活躍於拿破崙3世的年代,穿梭於巴黎社交圈,對於文化藝術頗有造詣。就敍述風格而言,《貢布雷》透過時空交錯的手法,呈現各個年代的風華。 回顧過去,路易‧拿破崙於1851年選上總統,接著更發動政變,建立第2帝國後,即改名爲拿破崙3世。在他統治期間,實行獨裁統治,管制新聞,鎮壓異己。不過,他大力發展經濟,獎勵金融資本,同時提拔吉倫特省長奧斯曼爲賽納省長,以便實行巴黎大改造。在這項大規模的都市計畫中,奧斯曼剷除彎曲的小巷,並代之以寬大的馬路,其目的在於:只要革命黨一出現,便可輕易派遣軍警加以鎮壓。 此外,巴黎的新面貌亮相後,公園、劇院、百貨公司舉目可見。當時,來自諾曼第的布希可創立世界第一家名爲「便宜」的百貨公司。他將各種小商店的商品集中在一棟大樓,民衆一次便可買完所需物品。布希可又祭出文化戰略,只要假日一到,就派出旗下的管弦樂團,演奏古典音樂,免費讓顧客聆聽。頂樓則另闢閱覽室,供應報章雜誌,壁上則懸掛西洋畫作,供人欣賞。 值得一提的是,巴黎人開始悠哉悠哉地在各個角落逛來逛去,而女性也由家裡走出戶外,從而見識大千世界的形形色色。其結果是她們流連忘返於百貨公司,而且成爲消費的主力。 顯然,法國在拿破崙3世主政下,經濟、文化都有長足的發展。尤其是,他爲了和對岸的英國互別苗頭,更舉辦兩次萬國博覽會,一來讓外人見識法國在産業革命後的成績;二來也大力誇耀第二帝國的威風。 其實,馬色爾崇拜的斯萬是第2帝國時期的社交名流,而斯萬也就是在社交圈認識交際花奧黛特,後來兩人結爲夫妻,不過,她卻被夏爾斯包養。提到交際花,則要追溯到19世紀初期,但是第2帝國結束後,交際花世界也逐漸瓦解。她們平時穿梭於社交圈,爲了賺取大筆金錢,經常與周遭的男人玩起愛情遊戲。 19世紀法國小說如巴爾扎克的《交際花盛衰記》、左拉的《娜娜》、以及小仲馬的《茶花女》,對於交際花的刻畫著墨甚多。馬色爾對於這些交際花十分好奇,經過再三探索之後,「才明白,這些無所事事卻又努力用心的女人,其動人之處就在於,貢獻出她的寬厚、才能、以及情感之美中具備的夢境。還有她們不費力氣就能擁有完美,用來豐富男人們的粗糙、缺乏文雅的生活,增添一些珍貴的嵌飾。」(第33頁) 在愛情遊戲中,社交圈的男女戀情十分不穩定。斯萬極力要掌控奧黛特,但徒勞無功,以致自己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況中。敍述者馬色爾雖然瞭解斯萬的行徑是一種自虐的行爲,但他也深陷戀情中,自己追隨斯萬的腳步,依然要宰製他的女友,其結果同樣是讓自己受苦受難。最後,普魯斯特透過馬色爾傳達自己的醒悟:愛情、歲月、親人都會一一消失,重要的關鍵是如何運用文學創作去追憶逝水年華。 不管在小說或漫畫中,藝術之美舉目可見。普魯斯特心儀19世紀末的新藝術(Art Nouveau),並刻意將這種表現融入作品中。回溯過去,19世紀的英國作家、社會改革家、工藝家威廉‧莫里斯面對工業革命後的産品,認爲是醜態百出,悖離人性。因此,他主張:在工藝品、書、服裝中,都應重視設計。他重復于中世紀和哥特式的傳統,自己親自提入設計的行列。接著,評論家約翰‧羅斯金也大力呼應莫里斯的主張。最後,他們倆的主張更影響法國世紀末的新藝術。 其實,普魯斯特曾將羅斯金的評論翻成法文,對於他的看法和影響,十分贊同。顧名思義,新藝術重視女體和植物的曲線,以致在設計強調自然的有機美。在他童年時期中,到貢佈雷去度假,幻燈片是他的主要娛樂,而內容也呈現哥特時代的多彩面貌。接著,他對於斯萬的庭園中,也描述花花草草的魅力。後來,他在巴黎布洛涅森林中,經常與菊貝約會,附近許多高級住宅便是由新藝術設計家吉馬赫所設計,而他于1899年曾設計巴黎地鐵站的入口。 顯然,到了19世紀末,巴黎的新興資產階級日漸富裕,他們落腳於布洛涅與賽納河之間的16區,而馬色爾一家就是定居於此。此外,馬色爾也將布洛涅公園的奇花異同與女人結合爲一,認爲它是女人之園。一方面,他沈浸於園中花草的自然形態和香味,另一方面,也觀看追求時尚的女人身穿最流行的衣飾穿梭其間。 此外,新藝術另一個來源是日本趣味(Japonism)。馬色爾敍述維波奴河中的睡蓮,讓人聯想莫內畫作中的日本睡蓮,因爲畫家曾受日本浮世繪的深厚影響。至於馬色爾童年喝紅茶,配上貝殼形的瑪德蓮甜點更令人想起過去的朝聖團。以往,貢佈雷是朝聖者到西班牙的必經之地,他們慣於將貝殼粘在帽子上。 不管是布洛涅公園、貢佈雷,馬色爾有意呈現「地靈」之美。但他童年時期,心目中的威尼斯與翡冷翠則是幻想中的産物,因爲他罹患氣喘,雙親禁止他外出,所以只能依靠他人的口中來認識這些城市。 圖片來源:紀伊囯屋網路書店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