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為台灣的創造力加油!!
  • 197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變色龍伏爾泰

他離開普魯士,激怒了菲特烈,因此遭到軟禁,後來獲釋。在準備回國途中,路易十五的愛妾蓬芭杜夫人告知他的愛人瑪莉·路易絲:「伏爾泰不准回國!」 人身邊擁有一筆巨大的財富並非壞事,但要用得恰到好處,畢竟貨幣的本質就是要流通,如果一味封鎖,甚至埋藏,其結果恐怕只會害人又害己。例如,法國劇作家莫里哀筆下的吝嗇鬼,把錢看得比找對象還重要!又如巴爾札克筆下的歐也尼·葛朗台,雖然家財萬貫,但是位十足的守財奴,最後害死妻女。他是小説裏的角色,但在現實生活中也不乏這種一毛不拔的人物。 文人大多給人一種窮酸的印象。但古往今來,還是不乏富有而慷慨的文人,例如伏爾泰就是其中之一。他是位啓蒙時代的哲學家和歷史家,但也是一位人氣暢旺的劇作家,他的劇本在法國喜劇院的演出一直歷久不衰。因此稱他為文人(man of letters)也很恰當。不過,當時版權法並不嚴格,所以要拿到高額的版稅,可謂難當加難,何況盜版的風氣也非常盛行,加上他的作品不是遭到查禁。如此一來,伏爾泰不免要絞盡腦汁,以尋找生財之道。 他對於自己的投資眼光具有無比的信心。他和一些朋友合夥大舉購買彩劵,賺進一筆財富,後來他和另一位朋友販賣軍需品而再度日進斗金。過了一段時間,他便靈活地運用自己身邊的資金,放高利貸給一些貴族。光是每個月收利息,就可以讓他後半輩子高枕無憂。 伏爾泰寫信給銀行家朋友Jean-Robert Tronchin談到,他大半輩子在紙上筆耕,就好像行乞一樣,幸好身邊有一大筆財富,可以做很多事情。顯然,伏爾泰能夠我行我素,時時發揮生命的能量,悅人又悅己。 一七五五年,他遭到放逐,遠離祖國,平時体弱多病,但他移居到日内瓦邊境的費爾内(Ferney)古堡之後,生活過得很愜意。除了再購買另一棟古堡Les Delices之外, 他繼續寫作,對抗專制政權,同時贊助業餘劇團的演出,而且不時設宴來款待自英國和歐陸的賓客,其中知名的人物包括《約翰生傳》作者鮑斯威爾(James Boweswell)和威尼斯的獵艷家卡薩諾瓦(Cassanova)以及羅浮宮初任舘長杜儂(Viviant Denon),尤其是後者的作品啓發捷克小説家昆德拉創作《緩慢》。雖然有些不速之客,臨時跑來串門子,伏爾泰有時候不免感到疲憊,但終究還是熱情款待。他後來還收養法國劇作家高乃依的女兒,讓她遠離貧困,並幫她學到各種知識。 一七七八年,再度囘到巴黎,見到睽違已久的老朋友,興奮之情溢於言表,但這或許者是他生命的迴光返照,不久他便撒手人寰。他一生抨擊教會,因此天主教會拒絕為他舉行葬禮,幸虧他弟弟在香檳區擔任主教,力排衆議,將他埋葬在教會墓園。法國大革命後,革命黨認爲他是先驅,於一七九一年將他的骨灰運囘巴黎,並供奉在萬神廟裏。 伏爾泰的多重角色,令人嘖嘖稱奇! 最後以九句話來總結他傳奇的一生。 對教會而言,他是異端,也是撒旦的同夥。 對統治者而言,他是異議分子,恨不得置他於死地對文人而言,他是敏銳的投資家和理財專家。 對投資家而言,他是多才多藝的哲學家和作家。 對小人物而言,他是慷慨好施的善人。 對健康的人而言,他体弱多病,但享年八十四嵗。 對觀衆而言,他是位傑出的劇作家。 對出版商而言,他是暢銷作家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